茄子下载app久久

  凌晨兩點。大馬路上連車都很少瞭。小幽背著背包流浪在街頭,那叫一個鬱悶。接下來的一個月不會每天這樣流浪街頭吧?流浪就流浪,吃飯的問題怎麼解決?總不能讓她去翻垃圾桶吧?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!小幽掏瞭掏自己的錢包,一張10塊一張5塊兩張1塊還有兩個5毛的硬幣,這是她全部身傢瞭。18塊錢要吃一個月,一天隻能吃6毛錢,這夠吃什麼呀???一個饅頭都要一塊錢,總不能一個饅頭掰開分兩天吃吧?嗚~~~~“吳昊,我恨死你瞭!!!”走著走著小幽委屈地落下瞭眼淚,接下來一個月自己可得怎麼活啊!?一陣冷風吹來,小幽忍不住打瞭個噴嚏。眼下再委屈也沒用,還是趕緊找個地方住最實在。花錢找地方住肯定是沒戲瞭,隻能……小幽看瞭看周圍,重新變成一隻貓,叼著背包來到一傢自助銀行,拉開背包躲進去睡覺。睡好覺明天一早開始幹活,這個月絕對絕對要完成目標!……周一中午。吳昊沒有和高峰江儒林去酒吧,一個人打車前往市二醫院。宏途集團董事長朱炳軍上個星期視察工地突發意外生命垂危,也不知道究竟是個什麼垂危法,最好還能動彈,要不然找到他也沒用。時間契約可必須對方親自填寫。到瞭市二醫院下車。吳昊剛進醫院大門就看到一隻傲嬌的黑貓屁顛屁顛往裡面走。那隻貓妖?難不成醫院裡又有人要死瞭?難不成是自己要找的朱炳軍要死瞭?反正有它出現的地方一定有死亡這是肯定的,就跟柯南一樣,走到哪人就死到哪。吳昊加快步伐往裡面走,老天保佑千萬別是朱炳軍。走著走著吳昊的步伐慢瞭下來。一個主意忽然出現在他腦袋裡。這隻貓妖似乎能夠感知到人類的壽命,既然如此為什麼不能讓它這個能力為我所用?時間交易能力最致命的一點無疑就是看不見交易者的壽命,如果貓妖真的能夠看到人類的壽命,這不剛好彌補瞭自己最大的弱點?吳昊停下來,轉過身。隻見黑貓正怒不可遏地看著自己,還沒怎麼樣呢這傢夥就炸毛瞭。小幽沒想到自己居然真的還會遇見吳昊,一見到他所有的委屈都變成氣憤爆發瞭出來。今天不給他一點教訓就對不起自己被娜美大人打瞭十下的屁屁。撲上去就是一陣撕咬。“我靠你瘋啦~~~”吳昊隻感覺臉上一痛,下意識將它抓住丟瞭出去。媽的一見面就來這麼狠的,自己怎麼招它惹它瞭?“你個混蛋,我今天非要給你一點教訓不可!”吳昊的腦子裡響起一個少女憤怒的聲音,隨即就看到一個黑影出現在自己面前,又是臉頰一疼,尼瑪又被它狠狠抓瞭一爪子。“我!!!操!!!”吳昊這下可火瞭,一把抓住它另一隻手直接掐住瞭它的脖子。“別以為你是貓妖我就不敢動你,再抓我一下老子掐死你!”媽的打人還不打臉呢,這傢夥上來就把自己英俊的臉給抓花瞭,不可原諒!!“抓死你抓死你抓死你!”小幽哪裡怕他威脅,尖銳的爪子直接在他手上劃開一道一道血口子。吳昊痛的嗷嗷直叫,還是把它丟瞭出去。再讓它抓下去手要被它給廢瞭。媽的要不是有重要的事情想找它商量真想把它給弄死。“我說你到底抽的什麼瘋,我到底哪招你惹你瞭?見面就把我弄成這樣至於麼?”“怎麼不至於瞭?你把我害慘瞭知不知道,我現在恨不得殺掉你!”“就算要殺我也讓我死的明白吧?要不這樣好不好,我們找個地方坐下來你跟我說說到底什麼情況,真要是我的錯那我任打任罵,可不可以?”“本來就是你的錯還有什麼好說的。”“你要是這麼說我們就談不下去瞭,你再敢碰我一下我可跟你急眼瞭。”“碰你怎麼樣?沒殺瞭你算客氣的瞭!”小幽沖到吳昊跟前一口咬瞭下去,不等吳昊踢腳已經跑到一邊去瞭,那趾高氣揚的挑釁模樣簡直欠揍。吳昊恨的咬牙切齒,尼瑪要不是有求於你管你是不是貓妖,直接把你丫抓瞭再弄條蛇燉成一鍋龍虎鬥。深吸一口氣。忍瞭!“你有什麼仇什麼恨我們坐下來慢慢說好不好?你吃過飯沒,我請你吃飯!”“吃飯?”這兩個字讓小幽頓時來瞭興趣。早上沒吃飯中午沒吃飯,現在她的肚子還真的有點餓,要不?先騙他一頓飯?“那好吧,你請我吃頓飯,今天就先不打你瞭!”吳昊苦笑,敢情這貓妖本來打算見自己一次打自己一次啊?就算自己現在擁有超強的恢復能力也經不住它每次這樣折磨,恢復快歸恢復快,痛感可不會消失。“那走吧,我們坐下來慢慢說。”吳昊往醫院走去。“不是請我吃飯麼?進醫院幹什麼?”“洗把臉啊,臉上被你抓的都是血。”“活該。”小幽跟瞭過去。人一走現場看戲的大爺大媽一個個唉聲嘆氣瞭起來,年輕輕的怎麼就瘋瞭呢!?居然把貓當做一個人大吼大叫,真不知道他瘋之前受過什麼刺激,也不知道精神病科的大夫能不能把他治好!?吳昊哪理他們怎麼想,徑直來到衛生間。果然是一臉的鮮血淋淋啊,這該死的貓妖也忒狠瞭,要不是自己現在恢復能力超強絕逼要被它抓毀容瞭。打開水龍頭抹瞭把臉,嗯,傷口已經完全愈合,英俊的臉保住瞭。把手上的血跡洗洗幹凈,出去等它。“一隻貓妖而已,上什麼廁所。”吳昊嘀咕瞭一句,玩起瞭手機。女廁所。小幽在隔間裡重新變回人形。反正吳昊一直覺得自己是貓妖,以人形出現在他面前也無所謂,關鍵是他要請客吃飯,不變成人形怎麼大快朵頤。沒錯,自己要用大吃特吃的方式報復他,把他口袋裡的錢全部吃光!哼瞭一聲,小幽大搖大擺地走瞭出去。都市之時間主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