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予曦麻豆传媒作品

镇东城!东方封地开科举考试,三十六城池考生尽皆陆续参加,文考、武考都有大量人才参加。武考简单,就以不同年龄段的修者相争,选出实力强大者,选出天赋出众者。文试却稍微复杂,却诡异的公平无比。分为四个阶段,镇试、城试、会试、殿试。前两个阶段都已经在各大城池结束,通过城试的都是举人,举人陆续赶往镇东城,准备参加会试与殿试。会试还没有召开,来自三十六城的举人们就相互间不断走动,不断交流了,因为众举人都明白,来参加会试,基本上就踏上了东方封地的官场圈了,如今的同年举人,以后可能就是自己的上下级,自然要早早打好关系。一时间,镇东城文气鼎盛,到处可见吟诗作对之人。而在镇东城,一个小院之中。一个黑衣儒雅男子,弹奏着一口古琴。琴声响起,面前五个文士尽皆一阵陶醉。一曲琴音过后,五个文士久久没能从琴声中出来。黑衣儒雅男子微微一笑,旁边一个侍从,递上热毛巾给黑衣男子擦了擦手。坐了下来,轻轻喝了口茶,才悠然自得的取出一柄羽毛扇,微微自扇了一下。这一刻,五个文士也骤然清醒。“张先生!你这一曲琴音,还真是绕梁三日,不绝于耳啊,我们都着迷了!”一个文士顿时笑道。“能听到张先生的琴音,我等三生有幸!”又一个文士感叹道。“多谢张先生,给我们弹奏此曲,我感觉,我那禁锢的修为也要通达了!”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五个文士一脸崇敬的看向张先生。张先生微微一笑:“五位与在下一样,都是一城解元,不用如此客套!”“没有客套,张先生博学,我等尽知的,昔日张先生游学东方封地,我记得老东方王,王洪三次前往张先生小院,礼贤下士,请张先生在东方封地任职,张先生都推脱了!”一个文士笑道。“老东方王?呵,当初老东方王手下,人才济济,多我一个不多,少我一个不少,在下也就不来凑这个热闹了!”张先生笑道。“我等五人,也都是听闻张先生要参加此次科举,才跟着先生一起来参加的,只是我等五人明白自己能力,在张先生面前如萤火比皓月,所以,没敢与先生在同城大比,就去了别的五个城池,没想到,也能大比第一,成为解元!”一个文士笑道。“老东方王一死,东方封地的人才,有的自己走了,有的被逼走了,有的被抢走了,有的受不了诱惑走了。一块沃土,转眼变成了一片废墟。”张先生摇了摇头叹息道。“那先生为何会回来?”一个文士不解道。“我看到了生机,一股勃勃生机,新的东方王,不简单,这次科举,我不管什么原因,他能做到如此公平公正,还让手下官员自发的遵守,可不简单!纵然魑魅魍魉环绕,也能以正天下,这是明君气象啊!”张先生摇着羽毛扇凝重道。“张先生,接触过王雄?”一个文士好奇道。“没有!我也是听说了他事迹,才来东方封地一观其人的,不想刚好遇到其科举大考!不错!”张先生感叹道。“王雄事迹?王雄事迹虽然奇幻,但,还不至于让张先生不远万里前来吧?”一个文士惊奇道。“能将家兄弄的方寸大乱,难道不值得在下前来?”张先生笑道。“家兄?”另一个文士好奇道。“家兄,张正道!”张先生笑道。“张正道?大秦人国,御史大夫?”那人惊讶道。“良禽择木而栖,良臣择君而辅!王雄若真有君王之气,在下也算出阁了,若无我想要的,这次也算前来游学一番!”张先生笑道。“先生出阁了?”一众文士眼睛一亮。张先生微微笑了笑。“张家放先生出阁,说明先生已经学成一切了,先生,天下各大势力,若是知道先生出阁,定然蜂拥而至,请先生出山的!”一个文士羡慕道。“虚名罢了!”张先生摇了摇头。“传闻,我们会填补庞太尉派系官员的位置,那庞太尉到时会让吗?”另一个文士好奇道。“好好考试,到时,你们能得到的或许比你们想象的要多!至于庞太尉,呵,东方王三条政令一出,庞太尉已经是疥藓之疾了。不足为虑!”张先生摇了摇羽扇淡淡道。“疥藓之疾?不会吧!庞太尉可是在东方封地经营了好多年!”“兵有五事,道为首,东方王占据道义,就立于不败之地,庞太尉经营再久也没用,庞太尉反击的越激烈,他会失去的越多!东方王离开镇东城之前,还留了一块肥肉,等着庞太尉上钩。或许……!”张先生双眼微眯道。“留了块肥肉?”“就是余烬将军的天狼营。等着庞太尉下手的!”“那天狼营,不是要危险了?”“不,我反而觉得,庞太尉又上当了,东方王故意留了破绽,怎么可能没有准备?等着吧,捷报应该很快就会传来!”张先生摇着羽扇自信道。“真的吗?”五个文士一阵惊奇。“先生,我观此次前来会试的举人,不断去拜访王家子弟。在下也收到几份请帖,要不要……!”一个文士好奇道。“不要去!东方封地,正在进行一场变革,想要以后走的高,谁的邀请也不要去!身清,东方王才会重用!”张先生淡淡道。“哦?”五人神色一凝点了点头。五人虽然收到过请帖,但也瞬间没了认识王家子弟的心思,毕竟,五人更相信眼前张先生的学识。“而且,若我料的不错,这些天,东方王府还将会发生一场大变故,你们有多远,离多远!”张先生沉声道。“变故?”众人将信将疑。——–夜晚,东方王府,王忠全的屋子之中。烛光摇曳,屋内偏暗!王忠全穿戴整齐,坐在一张太师椅上,目光阴沉,好似在等候着什么。面前三个家仆打扮的男子极为恭敬。“大总管,打探清楚了,他们应该今晚就动手!”一个家仆恭敬道。王忠全双眼微眯,声音中带着一丝阴柔:“还真是一群狼心狗肺的东西。没有王爷,他们能有今天的风光?得了天大的好处,还不知足?嘿!”“他们听说大总管将一众僵尸都调出去了,所以才敢肆无忌惮的!”“没关系,来就来吧!老王爷心软,所以,由着他们。我可不会由着他们,王爷出门,我就要尽到忠奴的本分,此次是本总管故意将僵尸调出去的,就是怕他们不来!”王忠全面露一丝寒气道。三个下属恭敬的点了点头,但眼神之中,依旧有着担心。也就在四人谈话之际。“嘭!”不远处,四扇窗户瞬间破开,四道身影,犹如利箭一般扑向王忠全。“找死!”三大家仆眼睛一瞪,迎了过去。“轰!”“轰!”“轰!”顿时,三大家仆拦住了三个黑影。“武宗境?”三大家仆脸色一变。“大总管小心,那扑向你的,是武宗高阶,小心!”一个家仆惊恐的叫道。三个家仆拦住了三个武宗境。可还有一个黑影,那速度之快,比先前三个黑影还要强横,最少武宗境第七重以上啊,而王忠全,貌似初入武宗境后,修行就停下了啊。这,这如何是好?那武宗高阶,一剑刺向王忠全咽喉,剑快如光,好似马上就能让王忠全毙命一般。王忠全眼中一丝寒光。“叮!”只听到一声金石相击之声,下一刻,那武宗高阶就瞪大了眼睛,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因为,王忠全一只手将长剑卡住,另一只手,居然掐住了那武宗高阶的脖子。这怎么可能?“咔嚓!”王忠全将那人的脖子扭断了。王忠全的实力,瞬间惊呆了剩下三人。“不对,不可能的!”一个黑影惊叫道。“呼!”王忠全剩下一晃,带出一股微风,桌上的蜡烛瞬间全部熄灭了,而王忠全也快速到了三个黑影之前,在三个家仆冷眼之间。以常人难以捕捉的速度,瞬间在三个黑影眉心点出了三个血窟窿。三个黑影瞬间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。“大总管,你……!”三个家仆惊愕道。王忠全却是深吸口气,眼中闪过一股感叹:“葵花太阴功?王爷赏赐的这功法,果然霸道!”“大总管,你已经武圣了?”一个家仆惊喜道。王忠全却没有理会,而是看向月光下的外面。外面,此刻已经围过来大量的王家子弟了。四个先锋闯入,里面的烛光瞬间熄灭。然后一阵嘈杂,就没声音了?“宗老,不对劲啊!”“宗老,他们四个进去,怎么就没有声音了?”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一众王家子弟露出茫然之色。“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,不要管那么多了,一起去,今天,一定要杀了王忠全,拿到东方王印,等王天策回来,继承王位!”一个宗老沉声道。“是!”顿时,大量强者闯入小屋之中。“轰隆隆!”一连串的巨响之下,瞬间,闯入小屋的十多人被打了出来,打出来的瞬间,个个断了骨头,痛苦不已。“什么?”外面的人惊讶道。王忠全这时,才踏步走出小屋,冷冷的看着外界百人。“呵,都来了?”王忠全露出一丝冷笑。“你知道我们要来?”一个宗老惊讶道。“你们六脉王家子弟,想要拥护王天策为君?这是欺君罔上了,王爷离家前说过,老奴主内,对于欺君罔上,谋逆之人,老奴有先斩后奏之权!”王忠全眼中一寒。“哈哈哈,凭你?王忠全!”又一个宗老不屑道。“啪啪!”王忠全轻轻拍了拍手掌。“咔咔咔咔!”却看到,四周山峰、阁楼之上,顿时传来一阵阵箭上弓弦的声音,众人扭头望去,却看到,有着大量的将士,此刻正抓着弓弩,对着这群闯入王忠全小院的百人。“什么?八牛弩!?怎么出现在王府?”“王忠全,你想干什么?”“有埋伏,怎么有埋伏?”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一众王家子弟惊叫道。“六脉王家子弟?今日为了刺杀我,夺东方王印?居然来了三脉宗老,哈哈,你们不知道,你们是带着各自子孙走向毁灭吗?”王忠全面露阴寒道。“王忠全,你不要乱来,我们可是王家子弟!你不能乱来!”一个宗老顿时惊得满头大汗。“乱来?呵,犯上谋逆,就是死罪!放箭!”王忠全一声令下。“轰隆隆!”顿时,大量箭雨直冲而下,同时,伴随着一股惨叫之声。“王忠全,你不得好死!”一个宗老惊吼道。有着五个武宗境瞬间冲向王忠全,想要擒贼先擒王。“轰、轰、轰、轰、轰!”王忠全打了五掌,五人瞬间倒飞而出,继而被半空中的乱箭射成了刺猬。“不得好死?你们才不得好死!想要谋逆,就要付出代价,放心,另外三脉宗老没来,但,参与了谋逆,就要死,我会很快送他们来见你们的!”王忠全露出阴寒道。有着几人向着外界逃去。“轰、轰、轰!”转眼,被小院外的强大家仆又打了回来。一百多人,一个也没逃到,被乱箭设成了靶子。一个宗老面露一股不甘,一股恨意。“王忠全,好狠啊!哈哈,今天我是死了,但,我的儿孙会为我报仇的!他们都是王家人!他们不会放过你的!”一个宗老面露狰狞道。王忠全阴冷的一笑:“老王爷因为顾念王家血脉,才会一再容忍你,可我不会,我不会顾念你们的血脉的,你们既然谋逆,那就要诛族的,你这一脉,你放心,无论男女,我都不会留下,斩草要除根!老奴还是懂的!”“什么?你,你敢!王爷不可能允许你这么做的!”那宗老临死前露出恐慌之色。“所以,我要在王爷回来之前,杀光你这一脉的所有人!不会给王爷为难的!你就安心的去吧,黄泉路上,我会让你们一家人团聚的!”王忠全面露寒光道。“你,你,你……!”那宗老面露惊悚道。转眼,小院中的所有人都被杀光了。“通知下去,各处开始动手了!记住,凡是名单上的人,不需要留活口,谁想保他们,就用他自己和全族的命替换!”王忠全眼中一冷的对一个家仆下令道。“是!”那家仆瞬间一道烟花冲天。通知全城所有准备好的杀手,可以动手了。而王忠全小院发生这么大动静,很快引来王家其它脉的子弟,看到小院一地尸体,顿时露出惊诧之色。“王忠全,你,你杀了三叔伯?啊,还有六叔伯?”一个王家子弟惊叫道。“他们不念王恩,想要夺取王印,自立为王,为大谋逆,该杀!诸位没有参与的大人们,还是不要管了!”王忠全冷冷道。“你,你,你应该将他们抓起来,交由王爷发落,他们好歹也是我王家子弟,你敢!”那王家子弟瞪眼道。“不仅他们,他们这六脉,老奴都会杀光,至于后果,老奴自会向王爷请罪,至于你?你这一脉没参与谋反,但,你要是想将你这一脉拖入造反派系中来,老奴可以成全你!”王忠全眼中一寒。“你敢!”那王家子弟一哆嗦,惊叫道。王忠全面露冰寒:“回去带话给你们的宗老,让他们记清楚了,东方封地是王爷的,谁敢动歪心思,这群人就是下场,哼!”一甩袖子,王忠全根本不理会赶来的其它王家子弟,扭头离去了。这一刻,一众王家子弟才悚然发现,这原本人畜无害的大总管,原来是一个杀人如麻的魔头?凌霄之上